海與天的邊際‧天使獨行人間
2006-09-06 (水) | 編集 |
 誰知接下來的XX醫師說的話,才讓我真的傻了。拔牙是另外一科,他會直接幫我掛好號,不過要等到下午兩點左右才開始看。還建議我先吃點東西,因為拔完後會有一陣子沒辦法吃……而那時候才十一點多。雖然牙痛很難受,但也要照顧肚子,免得餓到發昏(雖然早就神志不清楚了XD),就這樣到餐廳點了一碗虱目魚粥,用極緩慢的速度把粥從左邊的嘴巴塞進去,吃了半個小時只吃了半碗……第一次吃東西吃這麼慢,而且還食之無味啊!

 快1點時我又坐回長椅進行無意識呆坐,腦子依舊一片空白,唯一的感覺就是還在抽痛的神經。而且這感覺越來越清楚,宛如有一座鐵製沉重的木魚在敲打右半部的腦神經。的確,最糟的清況發生了!牙神經已經連結腦神經,他們倆正在快樂的合奏著,而眼淚也跟著旋律滑下我的右臉……這算疼痛的極致了吧?人是麻木、呆滯的,但眼淚毫無意識的就滴了下來,此幕又剛好被早上幫我檢查的女醫師路過看到,她又親切的詢問,要不要幫我追加麻醉針。不管了!只要不痛就好,管它打了幾劑麻醉,要是因為打太多麻醉而掛在台大,那也是醫院要負責,所以我馬上接受了這個美妙的建議,打下這兩天的第三劑麻醉針。

 就這樣等到約2點XX醫師出現了,帶著我到另一個診間拔牙,他離開前還請幫我拔牙的醫師儘量能留下拔下來“完整”的牙齒供研究用,不過兩位醫師都直說,“不太可能”(因為S型的正常牙齒硬要拔下來一定會在轉折的地方斷掉的XD),接著臉上就被蓋上有一個大洞的?色布,打下第四劑麻醉針,接下來的一切就像看一部無聲的。鬧劇,當然不是聽不到聲音,而是醫師在臉上所做的一切完全沒有痛的感覺……很不真實!

 一開始感覺得到有水在擦拭牙齦,接著就是牙鉗在搖晃那顆發神經的牙齒,雖然不痛,但醫師出力的程度可以從總個頭都跟著晃就了解了。其實這顆牙連蛀的痕跡都沒有,所以要把一個健康的牙從牙齦上拔下來是要花多少力氣?所以連鎚子都出動了!醫師開始用小鎚子輔助,小力地在牙根上敲,那種震動就好像在臉頰上演921地震,敲得我頭都暈了!不過除了震動、暈的感覺之外,完全不會痛、沒有實質的接觸感,真的感覺像默劇

 隔著?色的布,看著醫師的手在燈光下晃動,不停的換著器具,一下鉗子一下鎚子,然後又換紗布吸血水,還一直告訴我,痛的話要說哦!折騰了一會兒,突然聽到一位醫師喊『啊!斷了!』。哈哈!斷了吧!這樣敲不斷才怪,那位XX醫師拿不到“完整”的牙齒了。當時我還不知道牙齒斷掉不止代表XX醫師沒辦法拿到完整的牙,重要的是接下來的震憾教育才是該讓我害怕的地方……
留言:
この記事への留言:
留言:を投稿する
URL:
留言:
密碼:
秘密留言: 只對管理員顯示
 
引用: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
この記事への引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