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與天的邊際‧天使獨行人間
2006-08-29 (火) | 編集 |
 第二天一醒來,牙痛還是沒有解除,只好向公司請了半天假,認命地往台大醫院去(因為離公司近,看完就可直接上班)。大醫院的看診人數可不容小覷,光掛個號就長長的四大列,可能是痛過頭了,我是毫無不耐的排了十多分掛好牙科,再拖著沉動的大頭往台大的深處走去(別懷疑!牙醫在舊大樓的最後面,也就是後門附近= =)。也不知道走了幾分鐘,最後坐定在牙科門診前的椅子上,整個人呈現呆滯狀,只希望看了醫生後能趕快解除這惱人的庝痛感,不然頭都快炸掉了

 
 
 就這樣迷迷糊糊的被叫上診療椅,一位女醫師親切的問哪顆牙痛,而我則遞出了昨天拍的X光片並指出是哪顆牙齒在痛。沒想到這女醫師叫我等一下,她卻轉頭去叫另外一位女醫師一起過來看那張X光片,兩個很熱烈地討論了起來。不一會兒,第一位女醫師回過頭檢視了我的牙齒一番,表情和昨天看過的那兩位牙醫一樣,很抱歉的樣子

「小姐,不好意思!我們沒辦法處理,請你等XX醫師來好嗎?他正在開會,馬上就會下來了!」
「可是我真的很痛,從昨天痛到現在了!」
「那先幫你打支麻醉好嗎?可以先解除疼痛。」
「好吧!」

 打了一劑麻醉之後,我又坐回門診外的長椅,用面紙捂住嘴巴以免口水從沒知覺的右邊流下來。時間就在恍忽中慢慢地過去,直到一個形色匆忙的人影從身邊走進牙科,我才開始恢復思考−“他應該就是XX醫師吧?”(XX→當時真的沒聽清楚,我想應該是住院醫師。不過牙科需要『住院』醫師?)。果然沒錯,不用多久再度被叫進診療室,這位XX醫師對我的牙齒嘖嘖稱奇,非常興奮的東看看西看看,還叫了些類似實習醫師的人來看X光片,頓時我成了坐在診療椅上的珍奇動物,供人觀賞、研究。不知折騰了多久,坐在聽XX醫師說一台要幾十萬的最新診療椅上,又被宣告無法做根管治療,因為根本沒辦法在那條細到不行的牙膸腔上開洞(細到不行,又很深)。最後XX醫師語重心長的詢問我,是否願意把這顆牙齒拔掉?雖然它外表並沒有蛀掉,但唯一能讓它別再痛的方法就是拔掉了。當然已經痛了兩天的我,二話不說馬上答應,只要讓它別痛,什麼都好……
留言:
この記事への留言:
拉拉…對啊!好像我們是動物園裡的猴子一樣= =
不過轉個念頭,我們沒讓這些菜鳥醫師見識見識,怎麼造就他們將來的各種成就哩?v-391我們貢獻良多呢!
冰a~~9/1嗎?那就來吧!書我已經帶來了
昨天拉肚子請假在家,呼!
2006/09/01(金) 09:42:24 | URL | 呱 #-[ 編輯]
好一枚曲折離奇的牙齒...囧
呱仔~明天公司有聚餐在海霸王那,
想說順便去你公司那拿彎彎的書,可以嗎?
2006/08/31(木) 09:21:08 | URL | 冰 #-[ 編輯]
嗚哇.......真的越看越痛哩= =|||
我之前去割盲腸的時候 也是來了一堆實習醫生
被很多人看觀看的感覺 真的很不好說ˊˋ
2006/08/30(水) 19:35:21 | URL | 維小拉 #-[ 編輯]
留言:を投稿する
URL:
留言:
密碼:
秘密留言: 只對管理員顯示
 
引用: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
この記事への引用: